“和切豆腐一样,一个村庄没有了” 滩区群众经历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”
和切豆腐一样,一个村庄就没有了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黄河东明段时常泛滥,一个主要原因是黄河进入山东时特殊的走势。黄河进入山东后因为开辟新河,河道陡然变窄,洪水像一头困兽一样,与大地激烈地互相碰撞,在河道内连续转弯。而当时,经济十分落后,抗洪物资极为匮乏。
  游荡型河段内黄河行洪极不规律,有可能前几年还是靠左岸行洪,今年就突然转到了右岸。不少在这个河段内的村庄都经历过现实版的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”,沙窝镇的车卜寨村就是其中一个。车卜寨村村民贾运德称,“滚动的时候和切豆腐一样,快得很,一动就是几米,啪啪都掉进去了,一个村庄就没有了,全部都是水。”
三年攒钱,三年垫台,三年盖房,三年还账
  提起1976年那场洪水,村里不少亲历过的老人还心有余悸。车卜寨村村民村民高继全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,“有房台,就在台上蹲着,谁的台高就往谁家去。”高高的屋台子,救了不少人的命。这种向上的生存本能,驱使生活在滩区里的人们开始想尽办法垫高自己房子的地基,这是黄河滩区一带一种特殊的现象。
       菏泽市市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蔡维超介绍说,“三年攒钱,三年垫台,三年盖房,三年还账。房台就好比一根根火柴插在那里,都是自己保护自己,为了防止洪水淹。但真的大洪水来了,还是会把这房子推倒的。”
  无常的洪水让这里的人不得不过着简单、落后的生活,教育、医疗、文化等明显滞后,零星布局的小房台又让交通、水利、电力等基础设施难以深入。最贫穷的村庄,村民甚至吃水用电都困难。滩区行洪区的属性决定了滩区经济是单一的农业经济,不仅不能修建大型厂房,赶上发大水的时候庄稼还经常颗粒无收。
  安居难、出行难、上学难、娶亲难、致富难,曾经困扰着一代又一代滩区人。尚学信马大参老两口往上三代人都生活在这里,即便生活一直清贫,却从未离开。他们说不是不想走,而是走不了。“家在这,不回这回哪?在这住着呢,水一下去赶紧回来。地在这,家也在这。”
  山东省政协原副主席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殿魁表示:“土地是农民的生存之本,滩区离水近,这对于生产是非常有利的。想人为地把它分割,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世世代代都如此。”

  闪电新闻记者 刘皓天 编辑 张洁 报道

##########
<address id='mWic'><dfn></dfn></address><span id='QdqZ'><code></code></span>
    <address></address><pre id='pyeqNceu'><del></del></pre><span id='xeuJIlen'><i></i></span><i id='YvrrEcg'><span></span></i>
      <nobr id='FtRegAI'><cite></cite></nobr>
        <label id='QVwFKZyV'><span></span></label>
        <dfn id='YgsDo'><option></option></dfn><dfn id='ZCZxYBWA'><ins></ins></dfn><b></b>
        <bdo id='VloVeHan'><dir></dir></bdo><caption id='hWL'><label></label></caption><address id='rAhKJxTQ'><bdo></bdo></address>
          <sup id='BIt'><kbd></kbd></sup>